让世界聆听合肥的声音

专访胡先煦:被吐槽胖我认栽

2020-11-24 13:22:30栏目:娱乐
TAG:
合肥之声网:

专访胡先煦:被吐槽胖我认栽



聊到一些年轻演员在《演员请就位》等表演竞技类节目中将演技接受大众审视,胡先煦直言,自己参加过《我就是演员》,“就像是拿自己的短板往上砸,无法发挥出长项。”

腾讯娱乐《一线》 作者:胡梦莹

据集英社漫画作品《棋魂》改编的同名网剧正在热播中,经历两集反转后,口碑持续上升,目前豆瓣评分已经高达8.3分。日前,胡先煦在上海接受《一线》独家专访,聊到这部度过18岁成人礼后第一部担当主演的影视作品,他直言剧集被质疑的过程中心情“很平淡”。聊到接演这部戏,他感慨“就像馅饼砸过来。”

过去,胡先煦一直以“国民弟弟”形象示人,但他表示,大家看过《棋魂》都会觉得他长大了,而且现在找他在亲情戏里演孩子的戏也少了。

眼前的胡先煦已经不似《棋魂》中的“婴儿肥”,他自嘲当时是因为管不住嘴,“本来设想时光后期变瘦,没想到计划流产,一直胖到了最后。”所以被网友调侃“变胖”,他也无奈表示:“认栽呗”。

刚刚二十岁的胡先煦采访中毫不怯场,非常欢脱,聊到剧中与“俞亮”、“褚嬴”等扮演者的合作,他滔滔不绝,甚至声情并茂和我们演了足足五分钟小品。他直言郝富申个性太随和,以至于自己一想开怼就像拳头打在棉花上,“特别能治我”;而张超穿着古装戏服喝咖啡、弹布鲁斯,经常让他笑到不行。

对话中,胡先煦也不时展露出自己日趋成熟的思想。比如,他已经决定要把演员当做一辈子的职业。聊到一些年轻演员在《演员请就位》等表演竞技类节目中将演技接受大众审视,他直言,自己参加过《我就是演员》,“就像是拿自己的短板往上砸,无法发挥出长项。”

《棋魂》被质疑心情很平淡,这不是“金手指”爽文

《一线》:最初接到《棋魂》邀约是什么反应?

胡先煦:我之前没看过那个漫画,看完后觉得挺好的。我是阳光宅男,平时也特别爱看漫画。我要是能演这么一个经典漫画的核心人物,也是作为演员对自我的肯定。感觉就像馅饼砸过来。

《一线》:过去日漫的翻拍经常遭遇水土不服,变“魔改”,会有这个顾虑吗?

胡先煦:看过剧本后少了很多。我们编剧老师也是原著粉,原作者对于改编剧本也抱持肯定态度。我就不太担心本土化了,作为演员尽我所能还原人物,照着剧本来呗。

《一线》:这部剧开播时评价不高,但两集后口碑反转,现在豆瓣评分已经涨到8.3分,这段时间心情如何?

胡先煦:比较平淡。大家一起努力,还是做了一件挺好的事儿。就算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不好,或者大家完全不认可、不喜欢,我也不会后悔。因为这个事是我想做的。

《一线》:会去网上刷网友评论吗?

胡先煦:我有看到评论。大家都说我胖。

《一线》:有网友质疑,真人版不似动画表现得那么极致热血。

胡先煦:这个我不好评断。反正我在拍的时候挺热血的。

《一线》:剧情改编上,为什么小光赶走褚嬴后的6年后,还能迅速在短期取得成效,是因为主角光环加持吗?

胡先煦:这绝不是金手指爽文,绝对不是。小光一直保持个人意识,个人意识很突出、很强。他还具备我们所不具备的,在轻松面前选择独立思考。就好像你中了500亿还要工作,我们都不具备这样的特质。

《一线》:真人版时光有一定本土化的改编,比如比原著更调皮。

胡先煦:我和导演商量,想让他变成中国千千万万少年中那个典型的样子。如果你追剧,仔细回想一下时光初高中生的样子,一定可以回想自己小时候,找到和小光很像的人——一个很调皮、很贫,上课不好好上、老师总骂他、感觉永远不务正业,但回头想想还挺可爱的小男孩。那种大家坐着、他必站着,一站站一节课的小男孩。我希望,他能变成一个大家学生时代共同回忆的样子,那是我需要做的。

《一线》:学生时代的你和他像吗?

胡先煦:也没那么像。我比他更调皮一点,小的时候。也被罚站过,还出去过好几回呢,在门口站着,老丢人了。不过初高中上学时间比较少,都在拍戏。

被吐槽胖我认栽,其实就是没管住嘴

《一线》:被吐槽胖会郁闷吗?

胡先煦:认栽呗,能咋办咋办嘛。

《一线》:为什么会发胖,是为了贴合漫画的圆脸形象吗?

胡先煦:你别这么说。后期的小光在动漫里很帅、肩很宽,脸很坚毅。其实我本来想说压力胖、作息不规律,但说实在的,我就是没管住嘴。

《一线》:你演的小光后期会瘦下来吗?

胡先煦:没。我开始是这么设想的,13、14岁的初中生阶段要有婴儿肥,后来小光成为职业棋手要穿西装、道场道服,我琢磨应该瘦下来。没想到计划失败,流产了。一直胖到结尾。

《一线》:胖了多少斤?

胡先煦:大概胖了2、3斤吧。但我体重比较就大,刚进组是127斤,拍到中段130斤,到杀青的大部分时间都保持在这个体重。吃完杀青饭,我量了一下体重132斤了。

《一线》:对于“胡先煦胖了也有演技”这个说法会怎么回应。

胡先煦:谢谢他的善良和宽容呗。

《一线》:自认这次演技进步大吗?

胡先煦:一般。没觉得特别惊艳到我自己。

《一线》:拍这部戏最大的难点在哪里?

胡先煦:演出职业棋手的神韵,以及对待友情、对待对手,还有失去、得到的感觉,这些大开大合的情绪的把握上。还有一些微小的心慌,或者兴奋不能表露出来这种细微的小情绪,都需要把控。

《一线》:小光有不少哭戏,对你挑战大吗?

胡先煦:难啊。哭是一个特难的事。我不是特别爱哭的性格。虽然录节目候哭过几回,但我也是真情实感地哭,生活中很少哭。可能很久才会哭一回。

郝富升个性随和我拿他没办法,怼他就像“打棉花”

《一线》:和谁的对手戏最容易笑场?

胡先煦:和赵浩闳,就是洪河的扮演者。他有时会弄一些特别奇怪的表情,我一和他对戏,我就想笑场,真是受不了。

《一线》:小光和 褚嬴,以及小光与俞亮之间的关系,哪个在表演上更难把握?

胡先煦:都不是特别难。这两种都是比较典型的,前者是生活中兄长、老师,亦师亦友的关系,这种我生活中也有。至于小亮就是那种,哎呀对手,同时又是挚友的感觉,和自己好朋友掐架有时也是那种关系。

《一线》:俞亮看上去特别乖,戏外你和郝富升会互怼吗?

胡先煦:很少,我跟小郝怼得比较少。他个性随和,一察觉我要怼他,就说“嗯,你说得对”。比如我和他说个什么事,我稍微有点认真、着急了,“这个东西难道不应该这样演吗?”他马上就:“哦,是吗?”你知道吗?他那一出就特烦人,就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知道打棉花那种感觉吗?砰砰打棉花,他还是那个表情。哎,你就突然不知道咋说了。

赵浩闳就更气人,我一认真跟他说啥,他就小眼睛一眯。我说你怎么着,有一次和我掰扯一场戏掰扯到杀青一年后,还在继续。这俩人天天在生活里治我,治得我脾气倍儿好。

《一线》:那和张超的相处呢?他也治你吗?

胡先煦:超哥大我一轮。每次看到他,我都有一种穿越感。杭州地表温度40多度,他那古装戏份太热了,好像里面有7层衣服,每天热得要死。他就经常坐那儿,手上拿了杯冰美式,头发特别高,裙子撩到一边,露出俩大白腿,边喝边看下一场的词。我远远一看,这是个什么人啊。这还不是最搞笑的。

有一晚我们拍夜戏,乘着月色,他穿着那样的衣服弹布鲁斯,我说这人是李白来弹琴吗?每次看到他,我都要笑半天。还有我们导演刘畅老师,剃个大光头,五大三粗一汉子,天天在片场织毛衣,我真是服了。

《一线》:卢思宇演时光的小时候,你俩有交流过,或者互相借鉴吗?

胡先煦:小卢吗?进组的时候我就见到他,一下就觉得这孩子真好。他戴了个《rick and morty》的帽子,那是我最爱的动画片。我问他:这帽子谁给你买的?他说:我自己喜欢。我当时就倍儿高兴。仔细一看,我眼皮一个内双、一个外双,他也是一模一样。

他和超哥对手戏多,我就在哪儿看,看完后觉得真挺像的,刘哥(指刘畅导演)也让小卢看看我演的,我俩就互相学。还真挺像的。

上“演员”节目就像拿短板往上打,我不怕被大家遗忘

《一线》:《小别离》《老男孩》里都在演孩子,会渴望摆脱“国民弟弟”形象,摆脱童星光环,以成人姿态继续发展吗?

胡先煦:一直没觉得我有童星光环。“童星”得是个星、得火,我还没火呢。我小时候也没火,现在也没火。也不觉得我身上有什么光环。我就是会演点戏而已。

《一线》:转型会有阵痛吗,比如总被觉得还是个小孩。

胡先煦:不会,你看完《棋魂》应该无法想象我再去演家长里短的事。可能会期待我以后多演一些职业相关的戏或者少年成长,我已经慢慢转型了。我以前演的戏都是亲情类的,但现在你看《棋魂》,包括我也问了很多人,真实反应都是觉得长大了、以后会演一些关于年轻人的东西了。我再去演亲情戏,你也不想看,你也会觉得没小光有意思。

《一线》:现在再找你在亲情戏里演初中生、高中生,会排斥吗?

胡先煦:找我演的也少了。我一个大三学生,找我演初中生,制片人是不是在逗我呢?当然,如果剧本特别好,我不会排斥。

《一线》:都在说演员的被动性,你有感知到这一行的残酷,会害怕吗?

胡先煦:会。但我不怕,担心和怕我觉得两码事。确实是被动的,我们一直在被选择,但如果是我喜欢的,会尽我所能去争取。如果合作不上无非两种尔可能,一角色真不合适,比如让我演一个50岁的人,我确实演不了。我曾经碰到过这种情况,看完剧本我觉得太好了,太想演了,但一说30多岁,那咋办;

二是我发展有限制,我需要更进步。

《一线》:最近也有不少年轻演员上演员竞技类节目学习,演技接受大众考验,类似这样的节目再找上你,你还会去吗?

胡先煦:我之前上过《我就是演员》,一轮游。我觉得这东西很多时候并不能发挥我的长项,就像在拿我的短板往上打。准备时间很仓促,就两天时间背词。我也从没有过舞台表演经验,那是第一次舞台表演,和对手磨合时间也短。我是特别需要建立信念感,才能完成作品的演员。比如拍《棋魂》,我会提前学围棋,并在过程中和演员迅速拉近距离。

但那个节目,没有给我任何时间,2天里背完词,排练3、5遍就直接上台,老师也不能一直给你提供帮助,都要靠自己。对我来说有点难,和那些很专业的演员还有差距,以后要努力。

《一线》:对于“红”这个事有没有追求?

胡先煦:哪个人不想红啊,都希望有很多人喜欢你,并表示你下一部戏出来他们一样会支持你。角色被认可,肯定很幸福,但我不希望一些生活中的事被认可。比如说我长得好看、反正就是感觉很没有本事,莫名其妙的。

《一线》:你拒绝当花瓶。

胡先煦:我不知道怎么定义“花瓶”,反正我不希望大家因为别的事喜欢我。我希望你们喜欢看我演戏,不是喜欢我本人,因为我本人没什么值得喜欢的。

《一线》:年轻小生的竞争非常激烈,你压力大吗?

胡先煦:有,希望自己能拍更多好的作品吧。我不怕被大家遗忘,你看我近两年也没有新作品播出,我不是一样好好的。我准备高考,上大学去了,我挺开心的,活得挺快乐。我只是怕以后不能再做自己喜欢的事。

《一线》:演员会是一辈子的职业?

胡先煦:对。可能岁数更大些、想退休的时候再说吧。但也不会说完全不接触表演,表演这东西我可能轻易放不下了。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