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世界聆听合肥的声音

依法积极稳妥做好特赦实施工作 确保每一起案件经得起法律和历史的检验

2019-09-29 17:29:45栏目:广播
TAG:
合肥之声网:  

  央广网北京9月24日消息(记者雷恺 胡晓辉 孙莹)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国家主席习近平6月29日签署发布特赦令。两个多月以来,中央政法委会同中央政法单位及有关部门认真贯彻国家主席特赦令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之际对部分服刑罪犯予以特赦的决定》,加强组织领导,强化政策指导,紧扣“九类特赦对象、五种禁止情形”,依法积极稳妥做好特赦实施工作。

  截至2019年9月12日,全国法院共裁定特赦罪犯15858人,特赦实施取得了良好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今年65岁的某证券公司原副总裁王某荣,因犯职务侵占罪被判有期徒刑六年,服刑期满应在2020年10月,但因符合特赦决定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为国家重大工程建设做过较大贡献并获得省部级以上‘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称号的”,被列为特赦对象。王某荣说:“体现了国家对我们罪犯宽大为怀、治病救人的方针,接到这个通知之后都感到非常高兴,特别是家里人,给了我们早日进入社会、重新获得新生的机会。”

  王某荣在自己的特赦申请中提到,他在原国家体制改革委员会工作时,曾在“京沪高速铁路前期可行性研究”工作中,对京沪高铁建成后的经济效益进行评估,被原国家体改委、铁道部等五部委授予了“京沪高铁重要贡献奖”。河南省第一监狱派出两名工作人员到北京,辗转多个部委,最终在国家发改委找到了王某荣获奖的原始文件。目前,开封中院已立案审理。王某荣对未来生活充满期待。他说:“中国的股份制、中国的证券市场刚开始的时候我就参与了,对证券交易方面还比较熟悉,我自己养活自己肯定是没问题的。”

  特赦实施中,如何把握“国家重大工程”、“省部级以上荣誉称号”认定?中央政法委与中央政法单位、国家发改委、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多次召开专题协调会,确保标准统一。河南省第一监狱刑罚执行科科长孟向明介绍,罪犯本人提出申请后,筛查、审查甄别、评审、报法院立案所有流程,由监狱纪委、驻狱检察室全程监督。孟向明表示:“因为我们是公示出去的,如果有符合条件的可以继续呈报。”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参加过保卫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对外作战的符合条件的罪犯被特赦,有利于激发爱国热情、振奋民族精神。南通的陆某洲、在广东从化监狱服刑的林某,均因犯交通肇事罪入狱,因分别参加过保家卫国战争、边境地区防御作战,被特赦。林某说:“党和政府没有忘记过我们曾经为祖国做的贡献,感恩好政策。”陆某洲说:“未来自己肯定要尽量为社会做一点好事,能做到什么就做到什么,尽力而为,报答社会。”

  此次特赦还充分体现了党和国家对老年罪犯、对女性、对未成年罪犯的特殊关怀。

  今年49岁的杜某芳因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被判有期徒刑两年半。案件审理期间,她的丈夫因患尿毒症去世,家中两个未成年子女由二十出头的大儿子照顾。郑州女子监狱六监区副监区长王丹介绍,杜某芳的改变缘于监狱对她的个别教育和心理疏导。“平常我们通过会见还有亲情电话这种方式,让她能够及时了解她这两个未成年子女的近况,减轻她的思想包袱。”

  距离刑满还有一个多月,因符合特赦决定第八条,可能提前出狱,杜某芳很激动:“我要做一个守法公民,自食其力,用自己的辛勤劳动赚取劳动报酬养活孩子,教育他们好好学习,学习法律知识,懂法知法,走正道,将来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特赦决定第八条规定的条件是:丧偶且有未成年子女或者有身体严重残疾、生活不能自理的子女,确需本人抚养的女性,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剩余刑期在一年以下的。中秋节前夕,马某因符合此条件,走出了陕西省女子监狱的大门。马某说:“感激,刚好遇到好政策,遇到好时候了!”

  2009年,马某因家庭琐事和丈夫发生争执,一时冲动,失手将丈夫伤害致死,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马某说:“我刚入监那阵,改造不积极。一头扎在悔恨、自责、自暴自弃里,但是监狱一直还是鼓励、帮助,我们警官给我做了很多工作,不离不弃。”

  10年来,马某积极参与狱内各类演出,努力完成各项改造任务,获得两次减刑。今年又通过了中国民族乐器笛子社会等级水平四级考试。但是面对被特赦后的生活,马某还是有些担忧。老人年龄大了,孩子可能跟自己也生疏了……马某说:“因为我们出去之后最头疼的就是之后的生活怎么办?跟社会也脱轨了,再一个自己也是有污点。”

  陕西省女子监狱结合马某多年的表现和家庭状况以及所学技能,为她进行了出监规划,联系了多家用人单位,最终和西安一家演出团体达成初步就业协议。马某说:“监狱给我基本上解决了,能想到的都想到。我现在还是蛮有信心的。”

  据了解,全国监狱在特赦工作开展过程中,派出调查组2000多个,投入警力8000多人次,走访有关企业单位7000多家,调取各类证据材料10000多份,为案件办理打下了坚实的证据基础。以陕西省女子监狱为例,副监狱长花薇介绍:“特赦实施工作开展以来,女子监狱首先是对全体服刑人员进行政策的宣讲和教育,摸排甄别。干警走访取证,行程约1700多公里,走访了省内的7地16家单位。”长沙中院副院长邓文莉表示:“准确掌握特赦里的裁定尺度和标准,严格地进行立案审查,确保每一个特赦案件都经得起法律和历史的检验。”

  刑罚执行机关还为不在特赦范围的罪犯摆正心态、安心服刑,确保监管场所安全做了大量工作。郑州女子监狱副监狱长张玉秀说:“因为我们有减刑、有假释,所以只要好好改造,国家的政策是非常好的。”

  截至9月12日,全国检察机关共审查提请特赦案件23211件,纠正刑罚执行机关报请特赦不当案件342件。正是各部门的“无缝衔接”有力保证了特赦实施依法进行。正如北京二中院审判监督庭庭长王辉所说:“体现了我国的司法保障水平,进一步树立了我国开放、民主、法治、文明的国际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