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世界聆听合肥的声音

俩人亦师亦友 携手悬壶济世

2019-12-15 11:20:27栏目:财经
TAG:
合肥之声网:

俩人亦师亦友 携手悬壶济世


 都说同行是冤家,何况成为一家人。而缘分的奇妙之处在于,它帮助徐晓军和颜蕴文打破了这一有趣的规律。共事13 年来,他俩一直在同一家医院同一个科室。虽然分属不同的治疗组,可如果有问题需要当面沟通,总能跨过几个病房很快见上。五年前,两人由关系紧密的好同事结为秦晋之好,组成了一个甜蜜的家庭。“(我们俩)是非常忙的,但相处还是很愉快的。”即便婚后两人都踩在连轴转的工作节奏上,可徐晓军和颜蕴文对婚姻有着共同的认知:合拍才是最重要的。

曾是一对好同事

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乳腺外科是徐晓军和颜蕴文相识的地方。2006 年本科毕业后,颜蕴文在这里成为一名医生。颜蕴文说,那时徐晓军已在这里工作了一些年头,自然而然成了她的同事兼带教老师。手术如何操作,有什么注意事项,面对颜蕴文的问题,徐老师总是一一告知。“当时就觉得这个人挺好的。”

“好”还体现在徐晓军对一些细节重复的频率上。比如在手术中会有一些锐利的器械刀和针等,徐晓军会反复提醒像颜蕴文这样的新医生注意,防止刺破手,避免职业暴露。“那时我以为他只是反复跟我说,后来发现他对所有人的提醒都一样。”时隔多年,颜蕴文回忆起当时情景,忍不住笑出声来。不过,徐晓军毫不掩饰自己当时就已对这位新同事产生了欣赏和关注。事情起因是一例复杂乳腺癌的手术现场。徐晓军是手术主刀,当时病人一个相对较大的血管出现了出血情况,手术室里气氛突然紧张起来。“我是主刀,我紧张了,下面的人也会感受到。”徐晓军说,作为一个外科医生,会遇到各种突发情况,心理和技术的同步成熟,需要多年磨练。

身为现场众多年轻医生中的一员,颜蕴文第一个出来打破气氛。“当时她就说,‘徐老师,我们按照常规来做,先找出血点吧’。”徐晓军坦言,虽然从技术上来说,他也能很好地处理问题,可颜蕴文的表现给他增加了信心,也让他对这个女医生刮目相看。“她可能那时技术不如我,但她沉着的心态让我很佩服。”

打交道时间久了,徐晓军发现颜蕴文不仅遇事淡定沉着,性格也开朗,工作中遇到小的争论时,很愿意把自己的观点提出来,不藏着掖着,“像个男孩子。”而从形象来说,她外表甜美,形象气质也很好。但彼时两人只是关系紧密的普通同事。颜蕴文回忆,早些年特别忙的时候,自己一天睡医院,一天睡家里,即便是睡在家里,也是每天晚上七八点才能下班,生活被工作、读书、科研占得满满的。


徐老师变成老徐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2013 年。颜蕴文要去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担任一年的访问学者。“在美国的那一年,我们交流还是很频繁,我会跟他讲一些这边的科研工作,他也会讲一些我不在的时候,科室里发生的好玩事。”可能是做人都比较实在,对待病人的观点也比较相同,出国之后,颜蕴文和徐晓军一直保持着紧密联系。

徐晓军说,那时他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 她去美国了,我们会经常打电话交流,确实也有那样(希望和她结婚)的想法,但没有说破。”2014 年,从美国结束访问回来之后,徐晓军主动点破了这层窗户纸,两人直接从关系要好的同事,步入婚姻殿堂,实现了从量变到质变的转化。“这种感觉是没办法用语言描述的,当时我们关系确实越来越好,一拍即合。”徐晓军说,因为比爱人大五岁,他也从“徐老师”过渡成了颜蕴文口中的“老徐”。

结婚第二天,颜蕴文就去岳西县店前镇下乡义诊,两人都没有休婚假,只是后来找时间补过了一下。“我们还是觉得工作是最重要的,有时工作比生活还要重要一些。”徐晓军说,虽然每年都有年假,但他们常规是不休的,一般也就花个一两天时间,在周边地区转一转。

虽然并不是因为工作才选择了彼此,但彼此都热爱工作,尤其是对工作和病人的观点,也让合拍的节奏延续了下去。颜蕴文说,两个人是一个科室的,但并不在一个治疗组,所以相同的病人比较少。但她发现老徐在对待病人时,会站在病人和家属角度去考虑问题,而不是只表达医生观点,这很符合她的做法。

徐晓军告诉记者,他们所在的乳腺外科接诊的大部分是乳腺肿瘤患者,病人只要有要求提出来,他就会尽量满足,保证病人的生活质量和美容效果。如果实在做不到,徐晓军也会跟病人说清楚,希望他们能有思想准备(做切除)。


常联名发表文章

都出生在医生家庭,都选择了外科医生之路,还进入同一个科室……由于有着诸多相似的成长背景和对事物的认知,徐晓军和颜蕴文这些年在工作中始终保留着一个习惯:遇到有异议或疑虑的病例,会问一下彼此观点。

“也会跟同事讨论,但还是想听一下他的意见。”虽然每天都在接触身患癌症的病人,但颜蕴文说乳腺癌是恶性肿瘤里发病率位居前列,但同时也是治疗效果最好的,“如果刚刚发现就是一个肿块,确诊治疗之后,大部分患者都能治愈出院。”

而在探讨过程中,两人会互相提醒,避免疏漏。“肿瘤治疗有很多临床试验,互相提醒一下,可以为病人考虑得更全面和细致。”这种专业探讨和互相帮助还会延展到科研领域。颜蕴文说,比如她想要收集一类病人的情况,就会跟老徐说,他则会很上心帮自己去搜集,或者做病例随访。这些年,他们一起联名发表了好几篇文章。如果非要说同行夫妇有什么优势,颜蕴文笑称,如果生病了,可以请老徐代个班,实现无缝对接。有趣的是,因为同属一个科室,两人很少有机会一起值班,甚至连共同下乡扶贫的经历都没有。“一般来说,一个人在值班,另外一个人就下班了。”

作为乳腺外科的男医生,徐晓军得到了很多女性患者的认可。在评价医生的第三方网站上,记者注意到,不少患者给出了医德高尚、和蔼可亲的评价。“我觉得就外科而言,男医生在体力和精力上更有优势。”颜蕴文说,他们经常有连台手术,中午没办法休息,男医生在精力上会优于女医生。而在她看来,爱人的确是一位“好好先生”,对病人有求必应,当年还为没有钱做病理检查的患者主动垫付费用,这让她很佩服。

这些年,两人先后攻读了博士,在工作和生活中携手并进。徐晓军说,其实他们夫妇俩并没有给对方过多压力。已是副主任医师的他和主治医师的她很快又要面临晋升压力,需要继续做课题、发文章。“医学院校对医生的要求较高,但周一到周五,我还是会把重点放在看病上,把本职工作做好。”在徐晓军看来,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丰富多彩的,把临床做好了,也许能在临床中发现很多感兴趣的问题。

渴望多陪陪家人

卸下职业身份,回归平常生活,两个人也有普通夫妻的生活乐趣。“我们都爱吃,比如小龙虾、火锅等,吃饭是最放松的方式。”颜蕴文说,因为有病人需要管理,他们目前最容易实现的娱乐方式,就是一起出去吃顿饭,看个电影。很难有远途旅行的机会。“也就在去年中秋的时候,凑了四天假期去一趟三亚,第一次到海边。”

工作虽然联系得非常紧密,但他们也会创造条件,给彼此的兴趣和爱好留一定空间。徐晓军说,他很喜欢踢足球,周日晚上,要好的朋友会组织一些小比赛,他会去踢一踢,也是一种放松。不过,随着宝宝的出生,两个人生活又有了全新的体验和挑战。“我们照顾家庭确实很少,现在主要还是老人在帮忙带孩子。”颜蕴文说,有时看到别人家中夫妻俩从事不同职业,尤其是有一方是老师的,能有专门的寒暑假期与孩子相处,她就很羡慕。

如今,孩子已经三岁了。对于孩子的未来,夫妻俩并没有太多规划。“他目前还不太懂医生是做什么的,我们也没有灌输过。”颜蕴文说,在宝宝眼里,医生大概就是打预防针的吧。

这段时间,两个人都比较忙。采访当天,徐晓军有连台手术,临近晚上七点才下班。接听记者电话的时候,家里小朋友的“背景音”此起彼伏,“他希望找我玩呢。”徐晓军加快语速。谈到未来,他希望:能有更多时间带家人出去转一转,多多照顾孩子,夫妻俩在临床上都能有更多新发现。